(06)另一场行凶 (第1/3页)

加入书签

螺丝的确不会轻易断裂,但如果这是一起蓄意谋杀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

立花英士是被人杀害的这点已经毫无疑问,他们下意识的认为凶手就是把立花流绑架的立花惠子,但周围的证言确实无懈可击,一定还有哪里——

【呼吸……好痛苦,我要死了吗?】

脑海里忽然有熟悉的声音,降谷零和诸伏景光顿时就僵硬了,脸上写满了惊恐,拼命在内心呼喊。

【小流!你在哪!听得到吗!坚持住!】

【零……景光……】

【我们听见了!告诉我们你在哪!】

【我不知道……周围好黑……但是我能透视到会场的屋顶。】

两人飞快的在脑海里搜索附近的地形。

能看到屋顶那必定是在高处,这附近的高层楼房不少,结合立花流的话可能是在狭小的室内,犯人要行凶,他们的时间可能不多!

最终降谷零和诸伏景光打算兵分两路,诸伏景光去周围寻找可疑地方,降谷零去找中野警官阐述案情逮捕立花慧子,并让立花惠子说出立花流的下落。

诸伏景光这边飞速跑出会场,他在踏出正门的刹那与立花仁擦肩而过,隐约闻到一股浓厚的汽油味。

对方心情很好的哼着小曲,还轻蔑地瞥了一眼诸伏景光。

诸伏景光下意识地就减缓了速度,浓烈的违和感扑鼻而来,他猛地扭头死死盯着立花仁的后背,不由得在想这个案件中,立花仁又扮演了什么角色?

忽然,诸伏景光发现对方鞋底沾染的泥土,脑海里灵光一闪。

“你说凶手其实另有其人?”中野警官愣住了。

“没错,因为立花流在演出开始之前就已经被绑架了。”

因为很着急,所以降谷零步步紧逼,将证据摆在面前,逼迫立花惠子说出立花流的下落。

立花惠子被那双凶狠的视线吓住了,警方也施加了压力,立花惠子本就因为做了坏事儿虚心,没多久就招了个清楚,“我、我真的不知道!我的确是给他下了迷药,但是只是让人把他找个地方关起来,我、我没有杀人!我只是不想让他登台抢了小翔的风头!”

立花惠子没有杀人的胆量,她自始至终都只想为自己的小儿子谋取更多的名声和地位,想把那个贱人的孩子踩在脚下。

降谷零看到她的表现,顿时感到眼前阵阵发黑,因为他知道,立花惠子没有说谎,她是真的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寄南枝(np/骨科/雄竞修罗场) 梦境合集(纯欲篇) 祂的恩赐 [光夜/双]挨艹的理由奇奇怪怪 贪晌 夏日澎湃 [校园 1v1] 老婆,你看狗狗也想进去呢(3p夫妻+土狗) 猴子马戏团 萧逸×你 传统吸血鬼paro [计画中] 双月蝴蝶(前传) 一局布千年 狼牙山的午夜咆啸 丧失柏林 Miss 无耻的他 舔指(纯百) 炮灰重生前后的世界交汇了 甜甜人外堆放处 九十九次日落 满城春色宫墙柳(女尊)